OPPO自研芯片差点就成功了

OPPO放弃自研芯片业务,曾令不少人感到唏嘘。然而,在宣布解散一个月后,OPPO旗下芯片公司哲库(ZEKU)却突然传出复活的消息。

6月14日,对于网上流传的部分哲库前员工回流OPPO继续做芯片等相关内容,观察者网向OPPO方面求证,对方表示这些为不实信息。

在此之前,曾有网友在社交媒体脉脉上爆料,哲库这波被裁的(员工)赚了,拿了大额补偿,一部分回流OPPO继续干,一部分回去继续召回做车载,还涨薪给期权。

与此同时,有认证为哲库公司员工的网友在同一平台发文称:公司的打包方案还是很吸引人的涨薪又期权。很心动。很多已入职其他公司的同事,开始纠结要不要回来。

不仅如此,脉脉上还传出部分哲库前员工重组团队做车载芯片一事,有哲库前员工向媒体表示,听说比亚迪、国资等正在与该团队接洽投资事宜,比亚迪大概率想做座舱芯片。

2021年以来,比亚迪曾密集布局智能驾驶领域,陆续与英伟达、华为、百度、地平线等企业达成合作。今年3月,比亚迪还曾投资百度系AI芯片公司昆仑芯,持股比例0.33%。

不过,脉脉上的传言均没有被OPPO和比亚迪方面证实。

脉脉平台截图

OPPO的自研芯片之路始于2019年。四年过去,OPPO自研、台积电代工的影像NPU芯片马里亚纳X已出现在多款OPPO旗舰手机上;去年底,搭载在蓝牙耳机上的蓝牙音频芯片马里亚纳Y也已经发布。但外界关注的手机核心芯片SoC一直没有亮相。

观察者网注意到,在哲库解散不久后,认证为哲库首席SoC架构师的Nhon Quach博士,曾在职场社交媒体Linkedin上曝光了哲库研发智能手机SoC芯片的一些细节,并称哲库第二代SoC架构/设计团队在解散前的不到10个月里就基本完成了相关工作。

他写道,我们获得了7年的授权(时间和资金),为一款高端旗舰手机研发高端芯片组。第一代基于N4P(台积电4nm)工艺的SoC是从头开始构建的,并在2.5年内成功流片。除了少数效率低下和边缘问题外,第一代SoC实现了大部分性能目标和特征。去年我被招募,负责与美国和中国充满活力的架构师/设计师团队,一起研发第二代SoC(Gen2)。

Nhon Quach披露,在研发第二代SoC时,哲库团队每周7×16小时地工作,仔细研究大量竞争分析数据和大量需求/用例,架构/设计团队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一个极具竞争力的体系架构(Gen2),并在6个月内完成了性能/功能集的签发(signoff)。在第一代SoC成功的基础上,基于台积电N3P(3nm)工艺的第二代SoC,应该在能在2024年一季度之前流片。

他提到,哲库第二代SoC拥有令人瞩目的功能(例如,采用最新的Arm Cortex-X系列CPU内核和最新的GPU内核,丰富的CPU L1/2缓存和巨大的L3/SLC缓存、低于100ns的DDR延迟、异步MTE、AI DVFS/FI/SR),由一系列高效的内部定制IP提供动力,这将在2025年推出时为竞争对手带来巨大的挑战。

Linkedin截图

如果Nhon Quach披露的信息属实,哲库原计划应该是在7年内研发出高端旗舰手机使用的SoC,而在解散之前,哲库第一代SoC已经流片,第二代SoC设计已基本完成。同时,有传言称,哲库SoC原本计划与联发科合作,采用自研AP+外挂联发科5G基带的方案。

但遗憾地是,自研SoC最终未能现身OPPO手机中。今年5月12日,OPPO毫无征兆地宣布终止自研芯片业务,彻底解散哲库,涉及员工可能达3000余人。彼时哲库高管表示,全球经济和手机行业现在极其不乐观,公司的整个营收远达不到预期,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,芯片这样一个巨大的投资将是公司承担不起的。

Nhon Quach提到,在OPPO研发芯片的经历让他有三点体会:

1.如果有足够的资源和合适的团队,就有可能在更短的时间内打造出高端移动SoC;2.在紧迫时间内,团队合作和动力就是一切。在一个团队中,每个人都充满动力,专注于创造最好的产品,这是一种神奇的感觉;3.与外界普遍认知不同,中国芯片架构师/设计师的创造力和能力毫不逊色。

在哲库宣布解散后,大疆、小米、闻泰科技、禾赛科技、沐曦集成电路等相继被传出拉了沟通群或广发招聘帖,纷纷向哲库员工抛出橄榄枝。毕竟在芯片领域,人才是研发的根本。根据网上公开的招聘资料,哲库毕业于海内外顶尖高校的硕博员工占比接近80%,5年以上芯片行业经验的工程师占比接近80%。